江苏一医生替肺高压产妇做手术,希望是最后一例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22 22:35

每日人物徐巧丽报道

近日,网红作家、42岁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吴梦在无锡市人民医院完成剖宫产手术。这是世界首例继发性肺动脉高压产妇“心脏修补+双肺移植”的成功手术。目前,吴梦已进入恢复阶段。

不过,该双肺移植主刀医生、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却发文称,此次手术“沉重揪心”,“但愿是最后一例,以后不再有”。事后,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删掉这篇有争议的文章。

8月8日,陈静瑜写下文章,称“从吴梦的角度出发,她是所谓“以爱的名义”要生孩子,但实际上确实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

他的解释是,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患者在剖宫产围手术期死亡率极高,达30%~50%,国内外指南一致建议肺动脉高压患者严格避孕,禁止妊娠。为此,陈静瑜担忧,吴梦这一身份会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让女性肺动脉高压患者不顾医嘱冒险妊娠。

每日人物联系到了吴梦的主刀医生陈静瑜。他表示,自己撰写文章,“并非是针对吴梦”,而是“以吴梦这一活生生的例子让更多肺动脉高压患者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谈及这场手术,陈静瑜称自己曾面临手术“做”与“不做”的抉择,个人和自己的肺移植团队都冒着很大的职业风险。但手术最后还是做了。

“生命是至上的,作为一个医生尽力抢救,问心无愧吧。如果吴梦没有手术任其死亡,今后我会更加难过自责。”陈静瑜事后对每日人物说。

吴梦和陈静瑜

以下是每日人物和陈静瑜的对话:

“医学的突破,我希望是病人在不用冒险的情况下进行”

每日人物:吴梦现在情况如何?

陈静瑜:现在在恢复阶段。

我的妻子告诉我说,你不应该写这篇文章,至少你写的方式不对,你的文章会引起病人的反感,我看网上的评论都是针对吴梦的。她还在恢复阶段,你不应该写这篇文章。

每日人物:那你最终还是写出来,为什么要写出来?

陈静瑜:吴梦是我的一个病人,而且在肺动脉高压人群中,她是一个网红一样的人物。我非常害怕有更多的肺动脉高压的病人来仿效她,产生“我一定要生孩子”的想法。从医生的角度,我是希望以她一个活生生例子让更多的肺动脉高压的病人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每日人物:之前也有很多的肺动脉高压产妇也平安生下了小孩。为什么对吴梦的这种做法表示担忧呢?

陈静瑜:很多肺动脉高压产妇生孩子是她在早期,症状很轻的时候,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是肺动脉高压的时候怀孕上的。像吴梦这样的患者是第二胎,第一次生完孩子以后会加重她的心衰,加重她的肺动脉高压。一般轻度的肺动脉高压产后都会加重,所以到了重度的话,你再去怀孕的话就要坚决制止了。

每日人物:这呼吁出自于一位医生之口,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是否有消极对待之嫌?

陈静瑜:医学当然是有突破,在不断地进步。也许吴梦这个例子,让我们做了世界的第一。但从我个人的角度,即使这样,也是我不愿看到的一个现象。因为你要生孩子,还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比如体外受精或者代孕。

这个医学的突破,我希望一个病人在不用冒险的情况下进行,或者冒着风险尽可能相对低的情况下进行。

每日人物:肺动脉高压病人,能否完全治愈?

陈静瑜:目前肺动脉高压是不能够治愈的,只能够控制症状,加以改善。 

陈静瑜在为吴梦做修心换肺手术

医院作为治病救人的地方,没办法拒绝任何一个病人

每日人物:在文章中,你提到当时你所在的医院与医生无法拒绝收治吴梦,为什么无法拒绝?

陈静瑜:为了增加病人的成活率,当时医院也建议她到北京上海的医院就医,可能条件好一点。但是她拒绝,执意要留在无锡人民医院。我们医院作为一个治病救人的地方,是没办法拒绝任何一个病人来收治的。

每日人物:为什么她拒绝去北京上海?

陈静瑜:她觉得北京上海救不了她呀。她一开始就知道最终免不了要做肺移植。北京上海“修心换肺”这类技术没做过,她知道只有无锡人民医院能够做,她知道我能够做这个手术。

每日人物:之后你跟吴梦是如何沟通手术的?沟通过程中,有过哪些曲折的经历?

陈静瑜:吴梦在我们医院的产科住院治疗,包括产前到肺血管科做肺动脉高压的适当控制、产前准备,沟通都是没有问题的。但吴梦要做修心换肺手术,是我本人自己提出来的。身为医院领导,我每天听到交班介绍,吴梦产后呼吸机支持,ECMO(体外膜肺氧合,体外生命支持的一种方式)维持心肺功能,无法脱机,而且心衰越来越重。我心里非常清楚,她因腿太长从小被同学欺凌 如今却成很多人的女神,吴梦这样下去就是42天死亡。所以我在一周以后,向医院领导提出来,吴梦要活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做“修心换肺”手术。

吴梦本人在怀孕前,是坚决反对做这个心脏修补+肺移植的手术的,她手术之前,甚至都签了免责书,风险自担。但从我们医生来讲,我们不能够这样听之任之。

每日人物:吴梦本人为什么坚决反对做这手术? 

陈静瑜:是在没有怀孕之前,我跟她说,心衰、心功能不好的话,可以做手术。她坚决反对做这个手术,也许因为她可能想要怀孕生子,移植后女性一般服用抗排斥药物,不能生子,国外心肺移植病人除非代孕生子。

一旦在她生完孩子之后,在ICU生死的关口,我亲口问她愿不愿意做这个手术,她同意了。在她濒死的情况下,她抓住了这个最后的救命稻草。

每日人物:那你所在的医院和医生团队,当时有无激烈的争论?

陈静瑜:这个病人到底能不能生,全国都没有先例。而且这么重的病,具体应该怎么样生,怎么样为她保驾,也经过了多次讨论。一开始吴梦对这个ECMO术中保驾支持的这一个武器,她还是拒绝的。就是说她想自己剖腹产生下来,不用这个ECMO支持,但是我们讨论下来还是需要给她装个ECMO。假如说没有这个ECMO支持她,她也不能产后拖到时间等到肺源做肺移植。

每日人物:是否有医生反对为吴梦做手术,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陈静瑜:有人反对为吴梦做手术的主要原因,还是死亡率太高了。她靠呼吸机、ECMO维持生命11天了,装了ECMO之后,血小板很低、用了抗凝药物,她的血液凝血机制差,所以很容易手术失败,大出血死亡。

从我的角度来看,作为医生不能看着她死亡,因为百分之百的死亡率,和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毕竟是不一样的。

每日人物:最后你为什么要顶着这么大压力去做这么一台手术?

陈静瑜:吴梦这个手术,实际上死亡率是非常高的。病人是选择让她靠这个ECMO机器让她维持42天以后走,还是给她做心肺联合移植或者修心换肺这个手术来保她的这个命。这个是医生的医德所在,也是医生的责任所在。

每日人物:那当时你是否担心过,万一失败了呢?

陈静瑜:这手术对我本人来讲,也是一个煎熬。我明知不做手术,她可能是百分之百的死亡,做了手术至少有百分之五六十的成活率,但是我会冒很大的医生个人的职业风险,我们肺移植团队的声誉也会受影响。讨论时我对团队医护人员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自己都有自己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亲人,我们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你总不能看到女儿生了孩子以后,你让她母女从此不再相见吧。”

每日人物:那当时你考虑过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陈静瑜:假若你很纠结地考虑到你的职业生涯,还有团队的影响,www.76876.com,那这种手术就不能做了。我不会去考虑后果如何。对我来说,生命是至上的,作为一个医生尽力抢救,问心无愧吧。如果吴梦没有做手术任其死亡,今后我会更加难过自责。

每日人物:事后证明手术成功。但在做手术之前,你害怕、紧张过吗?

陈静瑜:决定了的事,没有什么紧张的。只有考虑更周密详细,尽量做到手术本身没有遗憾。

陈静瑜和自己的肺移植团队在商讨手术方案

国内把“病人当上帝”的理念,这值得商榷

每日人物:国外肺动脉高压的指南上明确写的是要终止妊娠。你如何看待这种患者明知道不可以,却仍旧要去做的事情?

陈静瑜:我在朋友圈里发了文章以后,国外的一个医生朋友也是我的老师,他发过来的一个留言:“作为医生,我们没有理由确定什么是病人可以渴望的、什么是奢求,是道德绑架。没有人愿意冒死来绑架别人的。人们对生的渴望,对结婚生子的渴望是不应该被攻击为绑架的。科普诚可贵,医德价更高。有能力创造世界第一,就不要怕别人说三道四。”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这(冒着风险生子)肯定是不对的。但从人性的角度,我们医生是不是能够拒绝这么一个执意要怀孕生子的病人,真的可以值得进一步的讨论。

每日人物:你觉得还有哪些地方,还可以进一步讨论?

陈静瑜:中国人的观念和国外医生的观念,也有一点不一样。我国医生朋友的留言,基本上就是一边倒,就是谴责(吴梦)的比较多。

每日人物:你怎么看朋友对她的谴责?

每日人物:确实是这样,很多内科医生包括我朋友圈,对吴梦是反感的。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来说,不能因为反感吴梦的所作所为,而拒绝为她全心的抢救吧。

每日人物:你提到中国医生和外国医生在理念上的差别,体现在哪里?

陈静瑜:在国内往往病人是上帝,医生是为病人服务的,要一切以病人为中心。而在国外,医生更是上帝,病人对医生的话是绝对的信任。医生说你必须终止妊娠,这病人不可能还是“我就是要生,我就要活,我就要生孩子”这种想法。一旦这样,医生是不可能收治这一类的病人的。

每日人物:那国内医院能否拒绝为病人服务?

陈静瑜:国内医院目前是不能够拒绝一个病人的求助治疗的,除非你是私立医院,因为公立医院是公益性质的。一个医保病人,公立医院是没有理由拒绝他的,但医生能不能拒绝接受你在我这治疗,我觉得可以讨论。

每日人物:作为一个医生,你认为是否应该拥有拒绝病人的权利?

陈静瑜:作为一个医生,我要拒绝为一个病人看病的话,在理由充足情况下,可以向所在的医院的相关部门提出来。比如说医生和病人本身有矛盾或者有利益冲突,或者说这个病治疗我的技术力量不够,我拒绝为他进行治疗,都是一个理由。但是作为一个公立性医院,要拒绝一个病人的求治,目前我们的法律应该是不允许的。

本篇编辑:admin